今天,我与EE项目合伙人洛方方(化名)完成了项目和所属公司的清算手续,正式分道扬镳。

回想下,这是我09年创业以来第二次重大的“分手事件”。

与第一次分手类似的是,这次分手的对象也是我的同学,只不过第一次是高中同学,这次是大学同学。

每到分手必有故事,所以乐蕃也决定将EE项目的始末完整的讲出来,希望对未来的自己和其他创业者有所帮助。

由于EE项目涉及到的细节太多,所以乐蕃计划用四篇文章来表述。分别是:

第一篇:《牵手看缘分》

第二篇:《携手现危机》

第三篇:《执手知马力》

第四篇:《分手见人品》

 

第二篇:携手现危机

 

1. 难以解决的内斗。

EE项目在“诚鸿”的发展壮大一定程度上解决了“诚鸿”商业模式弊端,然而,“诚鸿”的问题却不只是商业模式。

“诚鸿”的发起者柳森宝名下有4家公司,因此他的精力也就会分散在四家公司上,此外,柳森宝属于典型的儒商,显然与“跨境电商”公司应有的狼性企业文化格格不入。

洛方方虽然名义上是“诚鸿”的二把手,但其实他做的都是些打包发货等含金量极低的工作。且长期接触后我才发现,洛方方是比较贪玩的那种人,公司员工对他的评价是“吃喝玩乐的巨人,工作上的矮子”。

更重要的是,洛方方和柳森宝之间有着很深的矛盾。洛方方经常抱怨柳森宝领导力不足;而柳森宝则对洛方方逃避销售工作只愿从事无脑的打包工作而表示不满。

洛方方和柳森宝之间矛盾的最后一层窗户纸是在“采购财务权限”这个问题上被捅破的。

之前,洛方方掌握采购的全部权限,所有的钱从他那里进也从他那里出。这才有了之前洛方方擅自动用采购款购入EE项目物料设备的可能性。不仅如此,诸如公司组织旅游等活动经费,也是由洛方方从采购款里面支出,且基本上都是现金消费,没有任何消费发票和凭据。记得有一次公司组织去杭州旅游,洛方方喝了几杯酒后在餐厅包间里面从口袋中掏出一大叠现金,一边支付餐饮费用,一边口中和公司员工说到“买买买、花花花”。我永远忘不了当时柳森宝看洛方方的那种五味杂陈的眼神。

洛方方一人把持钱款这显然是严重违背财务常识的做法,然而这种做法却很荒唐的在“诚鸿”持续了至少2年的时间。期间洛方方从中得了多少利益或许永远不会有人知道。

在公司有钱赚的时候还好说,当公司资金链开始吃紧的时候,柳森宝便提出要收回采购财务权限的要求,所有的收款付款工作需要由公司会计监管。

洛方方虽然不情愿,但他并没有过多抗拒,因为这时候的“诚鸿”财务状况已经出现危机,他也明白,这种财务状况下捞油水的机会已经比之前少了很多。交出财务权,反而是撇清责任的最佳时机。

在洛方方交出财务权不久,他便和我说:“你要做好心理准备,我和柳森宝可能不久就要分家了。”

其实当时我听了这句话后心里很不好受,我在“诚鸿”的时间虽然只有不到2年的时间,但是我付出的东西却很多,且几乎是那种没有留后路的付出。期间我曾经拒绝过客户给的100万的研发订单,就是为了全心全意的把“诚鸿”做好做大。更重要的,我来“诚鸿”的初衷是想和柳森宝学习如何创业,虽然一段时间接触下来后发现柳森宝的经营理念存在一些问题,但他毕竟比我年长近20岁,属于老一辈创业者,说白了人家“吃的盐可能比我吃的米都多”,仍然有无数我只值得学习的东西。

洛方方则正好相反,和他接触的时间越长,则越发觉这个人的心里阴暗面越大,和当年自己印象中的大学同学形象也相差越远。他的很多想法非常狭隘,和柳森宝儒雅的个性形成鲜明的对比。

从某种程度上说,如果洛方方和柳森宝真分家的话,我更愿意和柳森宝继续走下去。

洛方方和柳森宝的矛盾也影响着公司的员工,员工也因此分成了三派,一派支持柳森宝、一派支持洛方方、一派则两边都不支持。

公司内斗愈演愈烈,一发不可收拾。

2. 未雨绸缪,寻找投资。

看到“诚鸿”的情况,我又一次产生了危机感,但我很明白,凭我当时的实力,是无法改变“诚鸿”现状的。

但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诚鸿”走向灭绝,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刚刚发展起来的EE项目就这样无疾而终。于是,我想到了拉投资,希望通过外部资金的注入将EE项目做大,挽救“诚鸿”。

EE项目由于属于国家重点支持的产业类型,且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沉淀已经产生了收益,因此寻找投资的过程并不复杂,我很快拿到了一笔数目不小的投资,投资是分阶段的,投资人出于对我个人的信任,第一阶段25%的投资款很快就汇到了我的个人银行账户上。

要知道,这是我人生中拿到的第二笔天使投资,然而投资金额却比第一笔要高很多。所以在拿到投资的时候,我真的是非常高兴,因为这不仅是对EE项目的肯定,也是对我这个人的能力和品德的一种肯定。

3. 让人震惊的一句话。

也许是被喜悦冲昏了头脑,也许是那时的我仍然将洛方方当成大学兄弟来看从而对他毫无保留,我在北京拿到EE项目的投资后,第一时间将此事告诉了身在浙江的洛方方。今天来看,这却是我犯的一个巨大的错误。

“方方,我拿到投资了。第一笔投资款已经到账,我想接下来咱们应该把钱用于EE项目的业务扩大上,比如…”

“哦,那咱们应该考虑和柳森宝散伙了,我和柳森宝的关系已经到了冰点,是时候该离开诚鸿了。”

“啊?这个太突然了,我还没有准备好…”

“现在不散伙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我觉得现在还是应该以稳定为主,不能说刚拿到投资就…”

“这些年我对你不错,你拿到了投资,我认为我也有资格用这笔钱!

这句“我认为我也有资格用这笔钱!”让我愣住了。我不知道该如何回复他,发愣之后随之而来的就是无奈、不解和失望。直到今天,我还在揣摩洛方方当时的心态,然而我一直没能理解。

也许是被这句“我认为我也有资格用这笔钱!”搞蒙了,我在家里愣了半天。在我慢慢缓过神来的时候,洛方方又给我发来信息,说柳森宝召集股东会,让我赶紧去浙江一趟。

我迷迷糊糊的订了机票,飞到了浙江。

4. 被当枪使,退出“诚鸿”。

这次浙江之旅也许是我这么多年最短暂的一次商务旅行。在浙停留时间不到24小时,而在这短短不到24小时里,却发生了我终生难忘的事情。

我到“诚鸿”办公室后,柳森宝和其它公司主要成员早已在办公室等着我了,柳森宝温柔的问了我一句“听洛方方说你拿到投资了?想要和洛方方带着EE项目出去单干?”

听到这句话,刚刚清醒些的脑子再次蒙了!我的天啊?!洛方方究竟和柳森宝说了些什么?!

没等我说明,洛方方就把话接了过来:“是的,柳总。我们从诚鸿离开已经是定局了,咱们聊聊该怎样清算吧!”

也许是我当年还太稚嫩,也许是我没有经历过类似事件,也许是我赶早班飞机太劳累,也许是我被洛方方下了药,总之当时的我脑子发蒙、眼睛发胀、嘴唇发抖,明知自己被洛方方当枪使换,却没有一点还击的能力。由于整个人当时完全处于崩溃的状态,后来发生了些什么、说了些什么我的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了,只记得完全被洛方方牵着鼻子走,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几个小时后,我就稀里糊涂的在退股协议上签了字,莫名其妙的从“诚鸿”退股了。在签退股书的时候,柳森宝的老婆也赶了过来,生气质问我和洛方方的同时流下了伤心的眼泪。

说实话,直到那时候,我仍然没有意识到究竟发生了些什么,只是感觉无非就是和洛方方一起把EE项目单独拿出来做了而已。

5. 痛苦+悔恨!

再几个小时后,我就已经乘夜班飞机回到了北京。在洗完澡脑袋碰到枕头的一霎那,一个恐怖的念头飞过我的脑子:

“我他妈究竟干了些什么???!!!”

我赶紧抄起电话,拨打了柳森宝的号码,他没有接!

我又通过微信发了一条长信息给柳森宝,他过了很久后给我回复了一句:“让时间去消磨这些痛苦吧!”

那时候,我知道,无论我现在再做些什么,一切都晚了!一切也都结束了!

说来也怪,在那一霎那,事情的始末一下子变得非常清晰了:

洛方方和柳森宝的矛盾应该早已经到了不可调和的程度,洛方方一直在寻找一个可以脱离柳森宝出去单干的机会。这时候,愚傻的我告诉了洛方方拿到投资的消息,这便成为了洛方方千载难得的机会。洛方方先是试图直接说服我出去单干,发现我有抵触心理后,便冒充我并以我的名义和柳森宝说我拿到了投资,希望出去单干。柳森宝先入为主,认为是我挑唆洛方方出去单干,以至于在最终签署退股协议的时候,柳森宝的老婆才会如此激动的质问我。

很明显,我被洛方方当成枪使了,我成为了洛方方脱离“诚鸿”的帮凶,而在柳森宝夫妻眼中,我才是那个最坏的、忘恩负义的人。

我在痛苦和悔恨的心情中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转天,我把事情的始末和我的父母、妻子、朋友都说了一遍。而他们能给与我的也只有安慰而已。

6. 本篇结语。

直到今天,我仍然对当年发生的事情久久不能释怀,当时究竟发生了些什么?是我脑子秀逗了?还是我中邪了?还是真被下了药?又或许,当年的我只是太单纯、太幼稚了,我从来没有想过人心可以如此险恶,也从来没有意识到人在利益面前可以如此残酷和无情。

也许,应该对自己稀里糊涂的成为了商业斗争的牺牲品这件事儿买单的只有我自己而已。

乐蕃网原创内容,已通过区块链存证。转载需注明出处,否则视为侵权并将被追诉!
所属栏目: 创业故事

请评论


赞助商链接

创业故事·由创业路上的你我来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