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较之下,我这小打小闹的创业者只能说比下有余,而比上远远不足。

今天要讲的便是我同学中的一名成功人士:武悦(化名),现任国内某一线科技公司高管。

话说武悦这个人算是我大学比较要好的朋友之一,主要的原因是大家比较聊的来,对于各种梗能够很好地找到共鸣。加之这人嘴皮子很能喷,而且是搞笑担当,所以两人自毕业以来一直保持联系,偶尔大家也一起出来聚财吃饭吹牛。

武悦最开始是自己创业,创业失败后去了某科技公司,后跳槽到现在的公司当高管。对于我而言,无论他是什么高管,在我心里,他仍然还是大学时那个游泳要拿游泳圈的傻白胖。所以我们仍然还时不时的通通微信,吃吃饭。当然,如果武悦需要帮忙的话,我也是义不容辞的,毕业后的几年,但凡他提出来的,只要我能力所及的,都义无反顾的为他帮忙。这里我要再次说明的是,我每次帮忙都是因为朋友情谊,从未想过他能给我什么回报。

然而,回报这东西有时来的会很突然。某日,武悦给我打电话说他现在手里有资源,想要单独出组团队、成立公司,问我有没有兴趣和他一起干。我一开始是拒绝的,因为我有自己的事业,虽然算不上特别成功,但至少也算闯出了自己的一番天地。然而好景不长,合作伙伴无情的背叛让我的事业遭受重创(详见本站系列文章《EE项目沉浮录》),那时的我急于寻找出路,所以联系了武悦,问了问之前他说的项目的情况。

因为他是一线科技公司的高管,手里面有大量的客户资源,所以跳槽出来单干并不是什么难事儿。他也给我描绘了一年几个亿流水的美好前景。但我这人事情见多了,大忽悠也见多了,所以对这些美好前景并不是非常神迷,我给他的回复是,大家先把事情跑起来,做一段时间后再决定是否要继续。

他很快找到了个项目,我带着我的团队负责中间的技术环节,大家约定好,这个项目我们前期免费提供技术服务,直到甲方买单后再给我们报酬。也正是由于我们要提供技术服务,我和武悦才真正第一次深度的在事业上接触和合作,而各种问题也很快暴露出来。

一、意外的朋友圈。

记得那是双方团队第一次讨论项目细节,会议室里,6、7个人围坐在幻灯机前,仔细的讨论DEMO系统的功能,修改方案等等。武悦来的晚了些,进屋后发表了一些建议后眼睛便没有离开自己的手机。当时的我在想,高管嘛,总有忙不完的事儿,我理解的。会议结束已到中午,我翻看了下朋友圈,惊讶的发现武悦竟然在会议的时间段发了一条体育娱乐的朋友圈,那时的我才明白,会议期间他不是在忙工作,就是在拿着手机玩而已。于是我在那条朋友圈下留言“开会呢,瞎发什么朋友圈”。也许是他发的时候忘记了屏蔽团队其他人,也许是他根本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他给我的朋友圈回复只有一个笑脸而已。

二、有些事儿和他说了N次他也没记住。

双方一起共事,自然见面吃饭的机会就更多了。然而一个奇怪的问题出现了,每次吃饭,武悦都会问我很多相同的问题,比如“你们今年准备要孩子吗?”“去年的同学聚会为什么你没有去?”而我每次都会耐心的解答“今年准备要孩子!”,“去年同学聚会我去了啊,我还作为同学代表发言来着!”

一开始,我仍然在告诉我自己,人家是高管嘛,事情多,有些事情记不住是正常的。

然而随着这样的场景越来越多,我不禁又在问自己,是他真的记性不好?还是他根本没有把我说的话当回事儿?

三、有些事儿一次他就记住了。

记得之前有一次吃饭,武悦问我现在公司的办公地点在哪里?每月房租多少钱?我和他说,我有两处办公地点,一处是自己租的,离家近;另一处是园区免费提供的,但是离家远。

不久之后,我们双方就发生了如下的对话:

武悦说:我这招聘了几个人,不能落在我现在的公司名下,能不能挂靠在你的公司下?

我回答:不可以,挂靠会有风险,一旦后面有劳动纠纷会波及我的公司,我的公司小,禁不起折腾。

武悦说:实话和你说了吧,这几个人是为咱们项目招的,但是是以我当前任职公司的名义招来的,还没给他们签劳动合同上社保,但是已经让他们在我们大厦里面办公了。这些人长期放在我这怕出问题,能否让他们在你的公司场地办公?

我回答:不可以。

武悦问:你不是说园区给你免费的办公场地吗?让他们去那里不就好了?

我回答:不可以的,免费办公场地需要公司员工做人脸和指纹识别。必须是我公司签约正式员工才可以。

武悦紧跟着说到:所以我才说让他们在你那里挂靠,这样不就是你公司的正式员工了吗?在你那里办公也合情合理啊。

我回答:我问问园区现在还能不能给我免费场地吧。

其实在这之后,我也没有问园区,因为我已经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头。

在双方合作之初,双方已经很明确的约定了,自行承担己方团队的成本。在产品上线及真正的甲方付款前,双方只是合作关系。

武悦提出的这些要求和做的事情,让我非常意外,一来他敢以任职公司的名义招聘人员,却去干私活,二来他不给招聘的人员上社保签劳动合同,这些都涉嫌侵占公司资源和劳动诈骗。也许是他意识到了风险,他又想把风险完全转嫁到我的身上。

更重要的是,和之前“要孩子”“同学聚会”不同,“免费办公场地”的事儿我只说了一次,他却牢牢的记在了心里,而且为此设计好了完美的风险转移方案。

其实到这个时候,我已经对武悦的人品表示怀疑了,他似乎已经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大学同学了。

不久之后,武悦又主动和我谈起了新成立公司和股权分配的事情。

我的方案很简单,股权大家5/5分,可以代持。武悦听了后,脸色立刻变得狰狞起来,即使他不说我也能明白,他觉得5/5分他吃亏了,也许他9我1才是他的目标。看样子,所谓的合作就是个幌子,我只不过是他请来的高级打工团队而已。

四、虚无缥缈的项目。

即便武悦做了很多我认为不靠谱的事儿,但我是靠谱的人,所以无论如何我也坚持把系统DEMO开发了出来。这一过程耗时差不多半年左右。

然而那时武悦却和我说,这个项目基本宣告作废,他又找了新的项目,希望开始为新的项目努力。

这次,我果断的拒绝了。

五、你他妈早说啊。

也许是发现了我没有了利用价值,也许是想榨干我身上的剩余价值。某日他又来找我说,他有个项目需要给客户付款,但是他不想让客户知道真正的甲方是谁。所以需要甲方把钱汇给我,我再汇给另外一个公司。

当时我没多想,觉得就是帮个忙而已,也就随口答应了。而且我还特别强调,我在中间不收任何费用,因为我不是倒钱的公司,就是给你帮忙给你。

他立刻把合同和汇款账户都发给了我,然而我仔细分析了下,他之前说的都站不住脚,其实他的真正目的是把他就任公司的钱以虚假项目的名义转出来,然后放到自己的腰包里。

于是我很明确的和他说,这事儿我做不了,因为这里面有风险,如果他公司的审计查下来,即便我中间任何好处都不拿,我也会收到牵连,违法乱纪的事情我不敢。

他在电话里歇斯底里的和我说:“你他妈早说啊,我这都运作好了!”

听到这句话,我没有回复,直接挂断了电话。

六、友情的小船说翻就翻。

从最后的一通电话开始,曾经经常给我朋友圈点赞的武悦再也没有给我点赞过。我知道,俩个人10几年友谊的小船已经翻入了大海。

七、再见!再也不见!

最开始我还保留着一丝希望。觉得两个人认识10几年了,因为一句话而断了联系是否太可惜?

然而我仔细分析了下事情的前因后果,最后发现,在毕业后10几年的生活中,几乎都是我单项付出,他却从来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给我任何实际的利益。

虽然这话说出来有些现实,但是我还是不得不承认:衡量两个人是否是好朋友的一条重要原则就是双方是否能给彼此实际的利益。如果双方没有办法互惠,即便天天喝酒吃饭,也仅是酒肉朋友而已。

虽然武悦现在仍然是某一线科技公司的高管,虽然我仍然偶尔幻想他是否能给我一个大单让我一夜暴富,然而我还是默默的拿起了手机,拉黑了他的微信。

即便这样,我还是祝福他平安,希望再看见他时不是在电视台的《法治进行时》。

乐蕃网原创内容,已通过区块链存证。转载需注明出处,否则视为侵权并将被追诉!
所属栏目: 创业故事

请评论


赞助商链接

创业故事·由创业路上的你我来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