鹦鹉螺是一家全国连锁的K12互联网教育机构,通过远程实景教学(被称为云教室)解决方案实现总部教师对全国连锁分校的直接小班教学,目前在全国10多个城市开设分校。CEO胡宇东是一个深耕在线教育市场6年的“老司机”。

“被投资人追竟然还有反思,想起近来经纬张颖、华兴包凡纷纷发表言论劝诫创业者多备粮食准备过冬。”被胡宇东这样的行为激起了好奇心,猎云网于是很爽快地答应预约了。

与胡宇东相见是在中关村鼎好大厦鹦鹉螺总部,在敞开式的办公空间旁边有着超过三十间小隔间,胡宇东解释,那是教师直播间,现在鹦鹉螺有二十多位自有教师进行授课,2015年的纯平台运营模式已经进行了调整。

起步就是“线上线下结合”,“双师教学”模式实践多年

鹦鹉螺成立于2012年,成立之初,鹦鹉螺就是线上线下结合的教学模式,看起来更像是传统线下培训机构,但本地校区只有服务人员,所有教学服务,由总部老师远程提供。2013年完成了来自中欧国际商学院200万天使轮融资,以直营的方式一年新开7家校区,其中迁安校区年营收超过300万。

2014年7月,鹦鹉螺获得厚持资本投资的1000万Pre-A轮融资,顺应“互联网+”大潮转型O2O,以“双师”模式进行教学,撮合三四线城市的辅导机构和一线城市的优秀老师,并为他们提供直播互动教学的解决方案。鹦鹉螺在一线城市建立教学中心,在三四线城市建立“云教室”,学生在实体教室内上课,通过网络屏幕学习、互动,另配有来自当地的助教负责督促、管理。

2016年4月,鹦鹉螺宣布完成2400万A轮融资,投资方包括金泰富资本、安芙兰、梅花天使、黑马基金等,并发布“鹦鹉螺学习管家”1.0版本用于连接家长互动与沟通。7月,鹦鹉螺合并家园共育平台“看娃娃”团队,值得注意的是看娃娃在2015年7月曾获得梅花天使和安芙兰共同投资的3000万元Pre-A轮融资。

O2O教学死亡原因:存在三大误区

还没来得及提问,胡宇东已经开始擦净办公室的小黑板,打开话匣子,“最近不少投资机构找到我们想投资,新东方、学而思也在布局类似于我们的‘双师模式’,大家在绕了一圈之后,意识到教育是要有场景的,K12教育的本质是“体验”,家长其实是在为场景付费,所以场景才是最重要的。”

话题首先从O2O教学开始讨论,对于近两年主流的O2O教学死亡原因,胡宇东认为有三大误区:

误区一:互联网思维就是要降低边际成本,好老师应该为1万人、10万人、100万人服务。

学习体验才是教育服务的核心,只有创造学生、家长良好体验的学习场景,才能有可持续的商业模式。而体验的关键,不是越多越好,而是充分互动。 之前线上平台模式都是以提供信息为主,参与进服务的很少,信息交换的规模效益,使得“羊毛出在猪身上,狗来买单”的流量变现和规模效益成为主流。

电商型平台可以卖标准化的商品,卖非标准化的技能类课程则会有问题。课程类产品与其他实体商品类产品的最大区别,就在于“不标准”。如果是托福雅思四六级之类的可能也还好,但在技能类领域下此问题会更加突出。非标准化意味着用户选择成本高,需求难以被批量满足。如果以上这些问题无法被解决,就意味着这个平台将很难服务于更广泛的用户群体。

对于教育而言,关键是确保每个学生和老师的充分互动,鹦鹉螺一直坚持,一个老师对一个25人教学班。看起来很不互联网,但的确在发挥了互联网作用的前提下,最大限度保障了学习体验。实体小班互动直播有4点优势:1、约等于传统面授,学生更容易接受;2、与学生之间是强互动,可以建立情感联系;3、共性与个性结合,授课老师解决共性问题,线下助教解决个性问题;4、解决标准输出问题,由鹦鹉螺总部统一课程标准。

误区二:互联网思维就是要做减法,越轻越好。

教育服务具有其特殊属性,服务的产品化——教育必须全程控制。

教学服务的每一分钟出现问题都可能导致前功尽弃,假设手机有300个零件,如果一个零件坏了,则手机会报废,价值就不存在了;同样,如果产品是教学服务的话,零件就是每一分钟每一小时的服务,如果一分钟出现问题,那整个服务价值就可能不存在。

例如,第三方的教师在没有环境保障的情况下,就会没有约束性,迟到早退玩手机……防不胜防,在客户那里就会造成不可逆的品牌影响。胡宇东提到,虽然在与第三方教师的签约合同里都会注明违规罚款事项,但是在教师出现违规之后影响最大的是公司品牌。鹦鹉螺也对违规教师进行过处罚,罚款多少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无论何种处罚都无法挽回客户的信任,家长对平台犯错的容忍度是极低的,在遇到违规情况后会立即重新选择同类型其它平台。

误区三:互联网思维就是要低价甚至免费。

客户风险——不是学费,而是时间。

教育与电子商务不同,如果电子商务的产品出现问题,客户会选择无所谓,或者通过平台去维权;但是教育的客户在出现问题之后会选择离开,其实学费可以是高收费的,弹性很低。家长关心的只有两点,孩子喜不喜欢和最终的教学成果。

业内最轰动的就是世纪佳缘创始人龚海燕创办的那好网和梯子网的失败:那好网,3个月的生存周期;梯子网14个月的生存周期。梯子网定位为全免费的教育平台。龚海燕想把梯子网做成K12领域有学生、老师、家长三方聚集的平台,而在四处搜集题库的过程中烧完钱,挥泪而别,过度烧钱难以维系用户。

胡宇东自嘲地说到,“其实这三个坑,鹦鹉螺基本都踩过了,从最初直营开始,之后我们尝试过加盟的方式建立分校,但是完全标准化的方式并不适应所有地区;试图做减法,我们跟随潮流做平台模式,采用低价甚至免费的策略来吸引用户,但不可控的教学质量最终让我们放弃了,最终我们得出结论:轻重结合才是解决之道。现在我们坚持双师模式,而且讲课教师也开始自营。”

为什么在线教育的创业者们,会掉进“互联网思维陷阱”?归根结底,胡宇东把原因归结为两条:直接原因是人,存在偷懒思想,希望成功更容易;间接原因是环境,资本驱动下教育市场盲目跟风现象十分严重,一不小心就着了道。

大公司的布局与理想的K12教育

在现有的教育解决方案中,优胜、新东方、学而思等行业巨头走出了不同的道路:新东方、学而思则最重,全部师资自营;优胜较轻,走传统加盟路线;鹦鹉螺的新概念是轻重结合,教学自营+加盟拓展+代理招生。基础设施是NBS(Nautile Business System)系统。

在“互联网+”风潮兴起之后,传统业务模式受到极大的挑战,行业巨头纷纷转型线上。而创业公司则更多选择单一场景进行切入,如自适应学习有MOOC类学堂在线,题库类猿题库、阿凡题等;ToB的学习管理系统有看娃娃等;还有家教一对一辅导请他教、轻轻家教等等。它们的侧重点各不相同,往往只是关注在线教育的一个细节层面或节点。虽然能够深入下去,但离推动在线教育大踏步向前发展,显然还有很长的一条路要走。

胡宇东认为,其实这些创业公司只是解决了教育的一部分,理想的教育终极解决方案应该是以互动教学软硬件为基础,把学习管理系统、自适应学习和双师服务结合为整体,形成闭环式教育。未来教育的趋势可能是全日制私立学校,提供一站式的学科学习和生活辅导。

最后,胡宇东总结自己这几年的创业历程,他认为要进行教育方向的创业,看过多少教与学的基本书籍和讲过多少小时的课,这是两条基础标准。

鹦鹉螺之所以能开辟正确赛道,在于自己在第一阶段把握住了客户最关心的两件事:1、为家长提供一站式的教育解决方案,孩子愿意去,家长省心;2、服务好,家长能够感知到学生的进步。

而鹦鹉螺之所以探索中偏离过赛道在于第二阶段发展中,随着公司规模扩大,自己逐渐脱离教学,扎到运营、管理中去,缺少了对大势的感知和预判;

面对未来,胡宇东的设想是,在第三阶段,公司之后的发展,会放权引进更多能人加入,自己会跳出公司运营来进行思考。

鹦鹉螺有自己的一九计划,胡宇东充满自信地说:三年找方向,三年做复制,三年成老大。2016年是第三个三年的开端,接下来“当老大”这三年,让我们拭目以待。

所属栏目: 国内创业资讯

请评论


赞助商链接

创业故事·由创业路上的你我来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