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经常看到这样一个段子——很多人玩累了就说找个老实人结婚。我们老实人上辈子刨了你家祖坟吗?要遭这种报应……

这几天走在中关村创业大街,越来越有一种强烈的感受:创业者如bitch一般站街,不断招揽媒体、招揽投资人。深入沟通之后,你会发现很多创业者都会有这样一种心态:不管项目靠谱不靠谱,找个投资人先烧几年钱,成功了的话那叫一本万利,失败了反正是投资人的钱,“用投资人的钱来买自己的无悔青春和成长”。

创业者这样一种心态和前文段子中描述的场景所何其相似,笔者也很想替投资者说一句话:我们投资人上辈子刨了你家祖坟吗?要遭这种报应……

南北投资人:严苛挑剔VS人傻钱多?

昨天正好看到一篇这样的文章《草根创业者毒辣吐槽:广州天使投资有六宗罪》,作者正是那位草根创业者。这篇吐槽文里,这位创业者直言不讳称不要指望在广州拿到钱,广州的天使投资人为“天屎投资”。

北京和广州天使投资人之间的确有很大的差别。正如这位创业者所说的那样,北京的天使更土豪,注重感觉,拿投资更简单,而且北京天使投资人看项目的逻辑是“长板理论”,更多的是看项目的优点和特长:项目有无特长,团队是否靠谱,能否讲出独此一家的故事。而这也直接形成了北方创业者善于制造概念,借势造势的特点。这其中最典型的例子便是西少爷肉夹馍、黄太吉等以“互联网思维”为招牌进行营销炒作的餐饮店。

这些餐饮店最后都拿到了融资,而且还有不错的估值。但这种现象在南方尤其是在广州却难以想象。广州的天使投资人比较务实、更注重细节,也更加注重短期营收,投资人更多的使用“短板理论”,全方位、立体式、多层次地分析项目以及团队的不足之处,就这些不足之处对创业者以及商业模式提出质疑。

笔者是一位典型的南方人,在面对创业者和创业项目时多数情况下实际上也是再用“短板理论”看问题,相对来说更认同广州投资人的思维方式——投资人必须对投资负责,创业者必须对投资人的投资负责。但在那位吐槽文作者看来,广州投资人没有投出几家牛逼的项目,广州投资人在把路演变成了对自己的“批斗大会”,广州投资人对创业者太过严苛,非常挑剔,包容度很低。不过,在批判广州投资人的同时,这位创业者还用如下措辞夸了北京投资人一番——人傻钱多。

创业者心态:真心创业VS烧钱玩玩?

“人傻钱多”几个字实际上很大程度上暴露了这位创业者心态的两个阴暗面:

1、获取投资的途径不是通过商业项目获取投资人的认同,而是“骗”。

2、广州投资人太精明不好骗,而北京投资人人傻钱多好骗。

这位创业者的心态如此,而笔者这几天在创业大街面对的几位创业者心态何尝不是如此。这些创业者的心态更多的不是创业,不是为投资人创造更大的财富,而是花投资人的钱来换取自己的成长,让自己在青春的尾巴疯狂一次。

一位留美暑假回国的大三学生希望在国内做起一个在线教育平台,在武汉融资失败后随即北上来到北京,日夜守在创业大街,希望获取媒体和投资人的帮助。这位创业者称,获得投资后就休学创业。笔者问他,学业怎么办?家里人不会反对吗?这位创业者回答到:创业即使失败了,这也是一次宝贵的经历,反正画的是投资人的钱,不花家里的钱,家人是不会反对的。

另一位名校的研二学生希望在国内做一个大学生恋爱交友平台。跑遍长三角发现“投资环境太差”,于是来到北京,希望获得融资。笔者与其多番沟通下来,发现他自己都认识到,这个项目并没有明确的盈利模式,而他自己也是信心不足。他更多的把这个项目作为锻炼自己和团队的机会,只求在学生时代的尾巴上做一场轰轰烈烈的事情。

投资人不是接盘侠,创业者也不该是bitch

创业者希望得到成长无可厚非,但企图通过投资人的钱来获取成长,这种心态和思维和那些bitch有有什么区别呢?拿投资人的钱玩够了、成长了,再安安心心找家公司上班,那投资人岂不是成了冤大头?投资人上辈子刨了你家祖坟吗?要遭这种报应……

俞敏洪作为一名投资人在面对新京报的采访时曾这样描述如今的创业者:

我一直认为现在的创业大环境有一定的误导性。我最近碰到的是越来越不靠谱的创业者了,连做人的基本道理都不懂的人还在创业。异想天开的人特别的多,完了完全没有任何经验就要创业的这种人也很多,或者拿着商业计划书缠着你就想骗钱的人也一堆,这种人真的很多。

而俞敏洪面对新京报记者不惜自黑,称“自己也被骗过”。

投资人不是接盘侠,创业者也不该是bitch。这个浮躁的创业时代,伪创新、伪创业者太多,这些人是互联网创业的蛀虫,而创业环境以及投资环境正在被这些伪创业者一点一点地蛀空。创业者的创业本该是改变世界,追求更好的生活。

但当创业变成了“骗钱”,投资人变成了“接盘侠”,创业者变成了“bitch”这是这个所谓“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时代的何等悲哀。

所属栏目: 投资&模式

该文章有1条评论。

请评论


创业故事·由创业路上的你我来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