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个不是很热的夏天,乐蕃从北京国贸的办公室步行到了很近的一家创业咖啡店,咖啡店里面正在进行的是一个叫“大姨吗”的APP的宣传,而进行宣传的,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伙子,那时,乐蕃就对“大姨吗”产生了深刻的印象!

柴可,1986年生于医药世家,他从加拿大留学毕业后毅然归国创业,于2012年1月推出手机应用“大姨吗”,帮助女性进行经期健康管理。现已完成C轮融资,其投资方包括徐小平真格基金、蔡文胜、贝塔斯曼、红杉资本等。

由于创业项目名为大姨吗,柴可被他的员工和客户亲切地成为“大姨爹”。

主持人:创业记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来到今天的节目,今天我们要对话的是大姨吗的创始人兼CEO柴可先生。那我们知道去年在我们的凤凰领袖峰会上你来到了现场,而且是请你来给徐小平老师颁奖。

柴可:小平老师最神奇的一点,我觉得就是说他投资完全是看人。我记得(他投资我时)那个电话是从非洲打过来,然后我想象中后面还有几只大象在后面走着什么的,然后小平老师很高兴的说,我也是从加拿大回来的怎么怎么样,所以我当时看到了一个创业状态投资人,我当时不知道他是在出差还是在旅游,但我觉得他至少至少他是在办公状态的,所以还蛮激动的。

主持人:你觉得在你的创业过程中,你父亲对你的影响更大还是小平老师对你影响更大?

柴可:从长线来看,我觉得我老爹还是更重要的一个,因为他传承给我的东西是耳濡目染的。包括他最早是做叫天麻头风灵起家的。他到今天都坚持用真的天麻研磨成粉来做,也就是他每卖一盒,由于咱们国家又打击药品的平均价格,每卖一盒亏大概2到3块钱,我说你为什么要卖呢?都亏你干嘛还要卖,这不构成一个生意。他说我有其他挣钱的产品,我在有限的范围内亏,我每年就亏30万盒,我亏得起,但是我做了一个我觉得良心的事情。

他对资本天然有一种钱和做的事情之间有一个很清晰的界定,我不会为了一个东西来打破另一个的平衡点,所以他的一切东西我觉得周转的非常好,是一个良好的生意。

主持人:这点对你影响也很大吧。

柴可:对。一个有良知的商人和一个良好运作的生意之间我觉得这个平衡点是最难找的。

主持人:那你心目中父亲的形象是什么样?能不能给我们讲一些更生活化你的父亲是什么样的?

柴可:生活化的父亲,是吧。日常生活中我觉得他不是一个特别好的父亲,也不是一个特别好的老公,但他是一个特别好的创业者,他给我感知到的是,一个星期能够在家里面待的时间不多。只到了真正我开始创业的时候,我才认识到,父亲的重要性,所以事实上说很多性格的养成和我妈是有关的。也包括我在对待我的爱人我的同事的时候,我会看到我父亲的好的一面,但是有时候我会特别希望去平衡那个家庭和工作的关系。

暖男柴可开玩笑说自己是一个“软胖子”,而父亲为了塑造儿子更强硬的性格,用了各种方法。在创业记节目中,柴可给我们讲述了一个儿时的故事。

柴可:那个故事是说我们去贵州的一个山顶上有一个小的草原,然后我们去上面骑马和烤全羊,烤全羊的时候,小朋友都比较害怕,说那个屠宰的过程, 我说我不想看这个杀羊的过程,然后他们就非让我留在那看,当时是山上有一堆羊,然后你要吃哪个羊你要说,然后他就赶了一只羊下来,那只羊后面还跟着一只羊,是下来两只羊,然后我当时心里面就特别难受,说能不能换一个,能不能换一个单身的吃掉,非要换人家有家庭的是吧。当时小孩还蛮善良的,然后老板和大人也没什么反应,拖着就过去了, 然后我就听见那个羊在那边嘶叫,然后另外一只羊就一直站在边儿上,就好象你也看不出羊的悲伤是什么样的,但是它一直不离开那个羊。

主持人:所以是父亲让你留下来看那个杀羊。

柴可:对,因为我一直都特别怕这些东西,他说你留下。

主持人:你会觉得很残忍吗?会觉得父亲让你留下来这件事很残忍吗?

柴可:我当时觉得挺过分的,然后挺难受的,心里面憋屈了好几天的时间,但是当人的心智慢慢的成熟起来的时候,你就觉得他是有目的的,无论他是想让你变得,觉得这个世界有它残忍的一面,但是他也做了很好的事例,就是说在残忍的社会里面我们能做什么。

他董事会就聊说,我们要不要改用天麻素,还是我们继续用天麻粉,国家已经把我们这个天麻头风灵定价已经打到任何厂都不要卖高这个定价,我们现在这个策略每一盒就是亏本,我们还继不继续卖这个产品,还是我们要转天麻素,他那个决策了我听到了各个股东的表决,最后他拍板说我们绝对要继续用,我们限量生产怎么怎么样。

主持人:所以在大姨吗的创业过程中,有没有一些就是父亲之前做的事,对于大姨吗你来做决策的时候的一些影响。

柴可:这个我觉得影响蛮多的,比如说我们一直强调我们的周期性算法,这个看来我觉得就是天麻素和天麻粉的区别,因为你做一个女性周期的管理的APP,它的精确性会导致很多问题,有好多女孩会抱着这样的,她会有这样的概率,有概率,你软件给我一个参考。

那事实上她自己犯了错,我们从来不推崇她犯了错她意外的怀上孕,她要做人流。看似和我无关,但是我内心里面我会算,有多少个用户可能会因此而有一个小生命流掉,有个家庭不幸福我们开始做了几件事,首先我的所有周期里面,我拒绝讨论安全期,没有安全期,我一定告诉大家很精确的什么叫卵泡期,什么叫排卵日什么叫黄体期,什么是月经期,每一天都有怀孕概略,你来着月经都有怀孕概略,我们首先从知识上,从名字上然后再来我们从算法上(规避风险)。 。

小片:大姨吗创办初期是为了关怀女性,提醒女孩不要在错误的时间做错误的事,以免痛苦。从2012年初上线,到现在3年过去,大姨吗都经历了哪些创业深坑?又如何感悟创业过程中的酸甜苦辣与对错得失?

主持人:那在创业刚开始的时候遇到什么样的困难?让你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是的感觉。

柴可: 当我有十个同事,结果有6个要走的时候。

三个月以内走了60%的人,算上去挺恐怖的,虽然才10个人。但是那个打击其实非常致命的,因为其中那6个人里面还有3个人是从一开始就跟着我一块的, 那个时候是一次我觉得特别深的扪心自问,就到底自己做错了什么, 我也诚恳的相待了,但是大家不愿意和我一块再继续创下去了,结果我发现,最大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你没有真正的变成别人去思考。

这可能是最痛苦的阶段,其实你眼睁睁的看着当年信誓旦旦说,要和你一块创业到最后的哥们说走就走了。

主持人:那总结过去的这六次失败,他们的原因有哪些?

柴可:我觉得每一次都不一样,但总结下来可能是两点,一个叫固执一个叫坚持,其实坚持跨一点点过去就是固执了。

主持人:对,它是硬币的两面。

柴可:没错,我觉得这个蛮有意思的,就是我们以前做的事情我说一下。然后我们自己创业的有轻问诊的模式,有这种减肥,然后有各种中医体质调养,做了很多,我后来都发现,每一个我们做过的事情,都有一个成功的企业,在我们之后出来了。

所以我觉得好的创业者其实聪明人都是一样的,你想的方向也是对的,没有人会去否认你想的方向,但是你要去想一想,是我太固执了还是我坚持不够,还要再继续一下可能就会有突破点。

主持人:我觉得这是对很多创业者非常好的一个建议,让大家自己去反思一下,那你自己去反思过大姨吗吗?你们现在的状态会不会有太固执或者是不够坚持在里面吗?

柴可:其实要说的话,14年就有点太固执了。

主持人:怎么说。

柴可:14年我们非常坚持,说我们要在医疗领域我们要突破和切入和布局,我们做了非常非常多的事情,结果发现浪潮没来, 所以事实上在14年我们本来可以进行商业化,我们没有选择,我们选择继续看能不能再在专业领域再有什么什么样的突破,我觉得这个稍微有些固执, 然而今年的年初开始,我们就毅然决然的开始,努力的去进行我们的商业化。

主持人: 我们想问问说大姨吗是怎么做到在不到三年的时间内,就估值上两个亿的美金,这个是很多创业者都会觉得非常不错的一个成绩,能分享一些过去这个方面的考虑?

柴可:我觉得从估值的增长,最重要的一点是你的用户的活跃度和留存率是不是可以支持这个估值,所以从我们自己开始融资一直到今天,我觉得给其他创业者建议,这是我觉得最核心。

但是可能大家会发现有一些瓶颈期,这个我们叫做S Curve,就是你可能起的零到一是很慢的,然后可能一到八到九还不错,然后接着你又发现九到十你又会陷入一个瓶颈期,那这个时候你就应该去思考你的,就是我说的,你如何去突破,然后进入下一个S。

所以我认为创业者有时候要敢于退一步,你一直要去死磕,那我觉那就是固执了。

主持人:你们刚刚提到你们之前有尝试过移动医疗,也尝试过智能硬件,但那个时候可能不是一个很好的节点,那在未来你会重新再做这件事吗?什么时候呢?

柴可:我认为在未来我们还是一定会去做,在软加硬,以及在医疗数据化这个上面我们还是继续会做我们的事情。

另外一个我引用一下周鸿祎在红杉年会上说过的一句话,说你觉得今天做硬件,软加硬创业, 因为硬件的物理约束比软件的约束要多,而且它可能更难以突破,需要更多的钱和更长的时间。但是他说到今天就像春秋战国,你如果今天都没有一支自己的军队,那等三国鼎立或者是什么时候,你又怎么样去跟三国去抢呢?

所以说越是战乱越有机会,你就越应该从这个纷乱的时候就开始着手准备,所以这也是我说的,我们并没有停止这个事情,而是我们希望用一些保持做这个事情,但是一定不要消耗到我们的节奏这个的主力的资源。

小片:创业一词在近些年越来越火热。李克强总理在刚过去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但另一方面,部分行业投资人认为现在创投圈泡沫严重,质疑“浪潮退去谁在裸泳”。我们来听听柴可如何看待年轻人创业以及移动医疗领域的发展?

柴可:在互联网上我觉得是个全民创业的时代。我比如说我谈尤克丽丽,然后我就要去找,尤克丽丽的谱是个很难的, 于是有一个小的APP,它就专门把所有的吉他谱翻译成尤克丽丽谱,然后它收费。

你说你让全民都学尤克丽丽,那不可能,它不是一个BAT量节奏,但它能生成的很好,非常好。而且你让其他人去做,尤克丽丽谱转化,拿来当我的创业项目我还是算了吧,大家都想做点高大尚的,什么社交、什么电商,但是相反我认为,其实是可以遍地开花的,而且我看到这样的契机和机会吧。

主持人:听起来挺赞,你刚刚提到,你觉得现在这个时间点,很难在产生BAT这么量级,大量级这样的企业了, 但其实回到十多年前,那个时候我们去看,我们又会觉得,很难产生一个搜索引擎打败雅虎,很难产生一个东西打败谁谁谁,比如诺基亚很难被颠覆,但其实它们都被颠覆了。

柴可:没错。

主持人:那我们BAT是不是有可能某一天,被我们现在正在创业的这些年轻人颠覆呢?

柴可:这是我极度认可的,所以我觉得马化腾说的一句话也,真的是敢自肺腑的,我觉得说了一句实话,他说其实我们什么都没做错,只是因为我们老了。

主持人:那如果对于那些有一些老板有一些公司他们就是在自己的女员工在产假的这些方面孕假都卡的非常死,给非常低的工资,你会对这些老板说些什么?

柴可:如果你老婆在我公司,我也这么招,你高兴不,你肯定也不高兴,我们真正的换位思考你不要把别人的老婆,别人老婆肯定不是你的老婆,但是你不要把别人的老婆不当女人看,

柴可:我觉得不管是什么公司,尤其是创业公司,创业者最重要的东西是扪心自问,问心无愧,我说一下我们公司最近有三个孕妇,我们都是如是对待的啊,她们到临产前都还随时随刻的接我的电话, 你想不想要这样的女员工?你肯定想要。而且她休完产假她还继续就是她会要求你说你要不要搞一个母乳间,我抱着孩子来上班行不行,你需不需要有这么有动力的创业同事和你一起, 如果你做到了这个,你就拥有了这样的高效的长期的员工,她可能真的在未来的两年三年四年五年里面她的动力是截然和你要和她死磕那几个月的工资这个事情是要高效的多的。因为你真核算起来,你们把一个人工资就是一个正常的社会人的工资堆起来你看看你一年会增加多少开销, 没有多少,其实从效率上来看,这叫成本前置和后置的问题。

柴可: 你把钱花在哪儿,你是prevention(防治)的还是扫屁股,对吧你是在防治,还是在擦屁股。这是一个不一样的过程。

小片:科技创业圈子不大,行业竞争时有发生。在打车领域,有滴滴快的的烧钱补贴大战;在经期管理领域,大姨吗则和他的对手美柚也有过多场交锋。柴可如何看待他们之间的竞争?

主持人:我觉得你刚刚有提到,大姨吗在创业的时候也有好多的同类竞争的企业,但是为什么到现在我们看到市场上在做经期管理的app可能比较大的可能就是大姨吗和美柚这两家了,别的那些为什么被淘汰了?

柴可:我认为大家其实可以看到关键的区别就是在于首先我们都在保持一个不断的升级和更新的状态,你一看大家你可以看到很多人是缺乏坚持的, 其实你要说诀窍没有,就真的是一点一点自己吭哧吭哧把每个坑填过去,你就还活着,你有一个坑没填过去,你就摔死了。

主持人:刚刚提到了美柚之前有过一些打架有过一些竞争我相信这个在所有的行业都会出现,那假设说今天坐在这里的是美柚的CEO陈方毅,你会想跟他说些什么?

柴可:如果是方毅同学的话,我会建议说,咱们俩能不能不要继续公关战的是吧,我觉得这个东西用户也看不到,行业里面的人呢,我认为IT行业你认为它很大吗?其实它很小。

主持人:对

柴可: 你把互联网公司攒一块儿也没有多少人,我们为什么不把自己的产品去做的更极致一点,去影响那些真实的用户,那我们的钱就花的更有效。 所以我觉得,来个和平谈判,咱们俩都不要乱搞了,咱们就关注用户,那我们俩都能够更关注用户,这时候比的是什么,比的是我们的产品谁更好,我们吸引的用户他愿意带来更新的用户,我们新的用户愿意买你的单,这时候我认为会有两家伟大的企业出来。

主持人:有人说创业是从零到一是更难的,也有人说从一到十是更难的,你自己怎么觉得?

柴可: 我精确的觉得,最难的两个阶段来自于零和一和九和十,零到一、九和十我觉得是最难的。起步难的原因是因为你要找到突破口,这个时候就是我说的坚持还是固执,走过了就还是零。然后还有所谓九到十,是我最近才感悟出来的,我觉得你有流量了,你有了社会的认可,有了大量的忠实的用户,资本也投资了,你又有一个两亿美金的估值摆在这了。

但是在一个企业里面,你还没有挣钱,你今天如果在继续烧钱,那你烧到什么时候为止?我把我的商业闭环闭上,是一个非常困难的事情,尤其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流量很好玩,很好来。

但是你挣钱在哪呢?然后你在餐馆里面贴贴广告,然后你卖卖贴的广告?我觉得那就不构成一个生意了, 你是一个穷开心的一个状态。我认为好多好多咱们的移动互联网的创业公司都处于这个状态里面,自嗨。

所以我认为,我们经历的现在就是说,我们如何能把闭环闭上。那事实上3月就是昨天,我们的商业化第一个产品Miss优选刚刚上线,我印证了我的流量有付费的意愿,只要你做的是好东西,对他们来说是用价值的,所以你如何能够针对每一个人,她所处的周期、所处的状态和她自身的生活需求,那这样的话就是我说的,你如何能把400万的DAU慢慢的一块一块的变成对她们有价值的,对你也有营收的人群。

主持人:所以昨天只是第一波尝试,我能不能理解说在2015年,大姨吗会尝试很多这种更明确商业化、盈利化的一些内容?

柴可:没错,没错。 所以我认为最核心的是我们在2015年,如何能把我们积淀下来的用户变成我们的客户,这个过程是我们2015年,最重要的九到十这个过程。

主持人:大概在2015年末,我们能够看到这个营收比例是多少吗?

柴可:这个我们自己有自己的预估, 我觉得quote马云说的一句话,我们今年希望挣一块钱,我们希望在某一个月,我们可以break even一次,这是我们的一次目标。

主持人:所以要break even你有信心大概在几月份,可能可以实现?

柴可:我认为年末之前肯定能实现。

主持人:OK,那我们会很期待这天,然后我们也会帮你监督着,反正这句话录下来了,之后年底我拿着这句话来拷问你。

柴可:好的。

所属栏目: 国内创业资讯

请评论


赞助商链接

创业故事·由创业路上的你我来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