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豫有约》、《天天向上》两档电视节目的采访,让苑子文、苑子豪两兄弟成为了倍受追捧的北大最帅双胞胎兄弟。他们是北大的学生、还是青年作家,最近刚出的第二本新书在预售期间就获得了不错的销量。哥哥苑子文还有第三个身份—-“源本初见”面膜品牌负责人。

源本初见—-创业因“缘”而起

和苑子文的采访约在北大小西门对面的一家咖啡厅。和周围背着书包来来去去的北大学生相比,苑子文的外形着装让人不得不一眼就认出他。因为采访前一天他们的新书《我们都一样,年轻又彷徨》刚刚在线上预购,所以出现的时候他还拿着手机和编辑沟通新书的诸多事宜。坐定后。记者注意到他帽檐下的留海,一丝不苟,错落有致的垂落在额头上。一看就是对美和整洁有着近乎强迫症般的完美追求。

但他并非因为爱美才选择面膜作为创业项目。

创业的三人团队中,有一人曾经在面膜市场有过多年经验,所以大家都认为做这个行业会比较熟悉、保险。行业确定了,品牌名字该叫什么好?对于文科出身,出过书的苑子文来说,取名字不难但意义很重要。他认为团队的人能走在一起创业是一种“缘分”,而在纷繁复杂的护肤品市场,受众能够在完全没有试用的情况下选择购买他们的面膜,这更是一种难得的“缘分”。而他们面膜的研发地又是在台湾这个原料纯粹的地方,又取“源头”之意,所以就有了现在大家看到的“源本初见”。

“源本初见”品牌工厂在台湾,北京这边的团队主要是财务、客服、行政为主。每到八月、十一月是他们最忙的时候,为了缓解人手问题,他们会在五道口附近找些需要兼职的大学生。问道他自己就是90后,如何管理这些“同龄人”?他脸上露出理性的严谨。

凡事讲求“意义”

“其实,我比较内向,不太会表达感情。平常就会给人一种距离感,比较严肃、冷的感觉。生活中我是个直接的人,所以对待我们团队的伙伴我也会很直接。”苑子文说他不喜欢做事不认真的人,曾经遇到过不认真的员工,他也毫不犹豫开过人。

可能是过于认真的个性,所以苑子文对于很多事情都会探求“意义”所在。他说,“我有个怪癖,就是凡事都会讲求意义。比如,吃白饭,我在食堂只吃半两饭,因为饭都是一个味道, 吃很多也没有什么意义。我做事时也有这套思维。有意义的事我会百分百支持,没意义的事我不会做。”

也正是这种凡事讲求“意义”,不断追求完美的性格,让苑子文从最初只是代言推广产品到现在真正的参与到经营管理中来。在三人团队的创业初期,尽管苑子文是最初这个团队的发起人之一,但是由于学生的身份,当时还在念大一的他决心把更多的时间放在学习上,所以主要负责的事情只是推广代言,并未参与到真正的企业管理运营当中。

可是每次文案把需要他宣传的东西交给他时,他总有不太满意的地方,这时候他内心的“意义论”又起了作用。“如果给我的文字并不是那么好,放到我的微博上有什么意义,不光达不到宣传的效果,还浪费了我微博里发消息的机会。”于是,他开始自己动手改文案,还会对网页上的设计提意见,甚至小到文案上的措辞,他都会纠正,“他们对顾客的称呼是‘您’,有礼貌是好事,但我们和买家的距离是很近的,这样称呼一下子就不亲切了。偶尔卖个萌也是可以的。”

正是因为这样,出资最多的合伙人提出让他全面参与到公司的管理运作中来。当时,苑子文接手的工作正好是他师兄在做的,所以接手之后他异常上心,小心翼翼。“每次我见到师兄的时候总会比以前更客气,会说很多自己做的不好的地方。”采访中谈到创业的艰难故事时,他提起了这一点。

倔强少年

走红之后,苑子文两兄弟曾向媒体表示,现在收入还挺可观,由于还是学生,也没什么花销,就都交给父母管理。“那为什么会想创业?”苑子文表示就是不想花家里的钱。“我们家是普通家庭,父母亲都很孝顺,他们会想着给爷爷奶奶换更舒适的环境居住。所以我想替他们多分担点。”说这话的时候苑子文脸上有种不符合这个年龄的成熟。

“我个性挺倔的,和弟弟不同,我认定的事情就一定要去做。”苑子文向创业邦记者如此形容自己。刚创业的时候,苑子文家里人并不支持。大一那个暑假品牌成立没多久,他在家改设计、做文案,一忙就是三四点才睡觉,一到六点就自然醒。“那时候睡眠不好,也吃不下什么东西。家里人看着就挺担心的,觉得我把自己搞得太累了。”但苑子文的倔脾气始终让他不曾放弃,“累是挺累的,但不会想着放弃,还是会坚持。”

尽管生活中大多时候苑子文都将倔脾气“进行到底”,可放到工作中来的时候,他会清醒的知道“要特别收敛自己的倔强”。近期,他们的工作室要在北京换新的办公地点,苑子文说他对吃一点要求都没有,但是住房必须得符合他的要求。小区必须是零五年之后的,装修要很好的,装修只要灰色、黑色、白色,不要彩色。“我的性格就是这样的,我不喜欢炫,我的人生追求也是这样,我不喜欢很酷的事情。”

“这个时候怎么办,会继续倔强吗?”创业邦记者问道。“现在就在妥协当中,因为租不到。一个月平白无故多几千块钱的开销,不合适。所以,我在想办法怎么去折中。这件事除外,平常我做任何决定都还挺快的,不拖沓。”在执着和原则上,苑子文有自己清晰的分界线。不会盲目执着,“因为我一个人武断的话,人家会认为我带不好团队。”可是“可以不做,但一定不要差评。”是他始终坚持不曾妥协的原则。

“我一直相信梦想这个东西是怎么实现的呢?是我身上有气场,那种磁场把所有的好运都吸到我身上。这个气场是指你足够积极,你相信一定会得到你想要的东西,一直相信现在做的就是对的,未来一定会成功。你的气场就会强大。”关于“梦想”是不是每个人都能实现,这个“万一”有多大的几率,苑子文的答案是肯定的。回答这个问题时他脸上自信的光芒牵起嘴角浅浅的笑意,这大概就是青春中“倔强少年”的模样。对未来有无限的执着相信,对当下有很多勇敢的坚持。

采访中,苑子文无论是谈吐还是展现出来的思想,都是一个中规中矩的好学生模样。少了些电视上的“偶像包袱”,多的是一个初期创业少年的“老成稳重”。他说,有师兄告诉他毕业了就一心创业吧,别读研究生了。但他仍然坚持“研究生还是要读的”,因为“那是爷爷的心愿,爷爷是老人,不想他留遗憾。”苑子文有不符合他年龄的责任感,但也有90后的前卫。“感情不将就,创业也不将就。”做“源本初见”前后,有很多项目找他一起创业,他都拒绝了,“我不将就,只做有意义的事情。”

所属栏目: 创业故事

请评论


赞助商链接

创业故事·由创业路上的你我来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