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创业者

写在前面

其实,创业只是一种生活方式。这是乐蕃我读了这篇文章后的唯一感受。

其实创业也好,打工也罢,这只是不同人选择的不同的生活方式。创业者没有必要将创业视为一种枷锁,而是应该平心静气的享受创业的乐趣。

80后出狱老太创业

一位近80岁高龄的老太太,最近在微博上“红”了。在微博上输入她的名字,相关微博有19781条。

有的把她列为财商领袖,分享她的传奇人生,感慨她曾经辉煌到天上,又曾经落难到海底;

有的说她是公益达人,12月初,在陕西西安举行的第五届救助贫困先心病患儿大型公益盛会,就是由她发起;

一份“盘点10年来出狱的企业家”18人名单中,她也在列:“2003,吴胜明,个体户”。同一名单上还有红塔集团前董事长褚时健、健力宝前董事长张海、创维创始人黄宏生、德隆系创始人唐万新等。而她,是唯一女性。

她叫吴胜明,一个再有一个多月就要过八十大寿的老太太。

她的人生,跌宕起伏。从富商世家的大小姐到逃婚后的小保姆,从千万富翁到阶下囚,从扫厕所到创实业、做公益。

她的情感,聚散无常。两岁时母亲远走台湾,初恋被“棒打鸳鸯”,丈夫无情背叛,女儿绝望自杀。

她人生最辉煌时和最落魄时,都和郑州紧密相关—

因投机倒把等罪名,她入狱18年,出狱后在郑州靠打扫厕所维持生计;人生跌入谷底时,郑州人一声“吴老师”的称呼,让她重拾尊严,温暖至今……

在网上,她被描述成“女版褚时健”—辉煌一时、跌入牢狱、古稀创业、重归富有……

她究竟是怎样一个人?是不是如网上所传那样坎坷、传奇、励志、富有?她与郑州的短暂交集中,还发生了什么故事?

12月9日,大河报记者辗转联系上吴胜明,听她讲述“从不向命运低头的叛逆人生”。

跌宕之痛

从富商世家的大小姐到逃婚后的小保姆,从千万富翁到阶下囚;

古稀之年,从扫厕所到创实业、做公益……

网友慨叹:从她和褚身上,读懂什么叫“不晚”

@王树彤:吴胜明老太太的创富经历,让我想到了另一个晚年东山再起的老先生褚时健。他们的经历都充满了坎坷和传奇,也给了我们这些后辈克服困难的勇气。吴老太在节目中谈过去的时候说一口的吴侬软语,说实在的我听不太懂,但她还是让我热泪盈眶。

@柚子茶姐姐0:又一年过去,总有年龄逝去的恐慌感。又读了一遍吴胜明的故事。也只有从她和褚(褚时健)的身上,才会真正读懂什么叫“不晚”……

随便在微博上搜搜,这样的评论可以找出许多。很多人都不知道吴胜明,但褚时健却如雷贯耳—红塔集团前董事长,因贪入狱,出狱之后,以75岁高龄创业,隐身云南哀牢山专心种橙。10年功成,昔日“烟王”变身“橙王”。

12月9日,大河报记者在陕西西安一家养老院,找到了在这里担任院长的吴胜明。她否认了“女版褚时健”的评价,因为她虽然也是出狱之后,以74岁高龄再创业,但并没有像褚时健那样,能把“褚橙”卖得风生水起。

“不过,我最敬佩的中国企业家,是褚时健。”吴胜明说,自己这一生,有坎坷有传奇,不断失去、不断奋斗。

逃婚出来的大小姐,白手起家打拼成千万富姐

“一位命运多舛身世传奇的女性”,《鲁豫有约》对吴胜明的专访开头,曾这样描述。

1933年,吴胜明出生在浙江嵊州一个富贵商贾世家,母亲在她两岁时改嫁到台湾,吴胜明由祖母带大,性格独立又叛逆。当时,她很少出去玩,经常在自家铺子里,看长辈们忙药铺、米店等生意,经商的“种子”,悄然埋入心中。

12岁时,吴胜明被家人做主定了一门亲事,她不同意。1949年,她16岁,找机会逃了婚。为了生计,曾寄人篱下做过小保姆。

生意场上,吴胜明的故事也颇为传奇—

她回忆说,1952年,19岁的她和初恋男友遭遇“棒打鸳鸯散”,她远离伤心地,只身远走。后来独自闯荡上海滩,白手起家,从开小卖部到经营商场、饭店。“2000块钱创业,到1984年前后,已创下2000多万元的资产。”吴胜明平静地说起当年。上个世纪80年代,“万元户”已经是“先富起来的人”,2000多万元对很多人都是“天文数字”。她穿梭往来于浙江绍兴、河南郑州、四川南充等地,业务遍及大江南北诸多省市。

生活中,她一掷千金,相当奢华。吴胜明还记得女儿在郑州过10岁生日时的盛况,“几乎全校老师和同学都来了,最后摆了四五十桌。”当天,请客连同给贫困的同学每人发20元红包,花费近20万元。“在上海,那时好多人都叫我‘大姐大’。”至今说起,吴胜明仍有出人头地的自豪感。

挣钱靠智慧也耍“手段”,相信金钱是万能的

一个女子,白手起家,如何挣得数千万资产?

吴胜明说,可能和经商的遗传基因有关。

她的老家嵊州,是中国乃至世界有名的“领带之乡”。有2000多年历史的嵊州,商业传统绵长,并在清代中后期鼎盛一时。从小耳濡目染,跟长辈学做生意的吴胜明,学到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意经:祖父心善,诚信经营,时常做好事施舍穷人;父亲刁滑,比如卖米时,加粉,喷水,只为多赚钱。

改革开放之后,吴胜明紧跟“潮流”,逐渐做起了“倒爷”。她到广东等地大量购进收音机、布匹等紧俏商品,再倒到西宁、西安、郑州等地销售,赚得人生“第一桶金”。

当时,老百姓多穿棉布,穿尼龙布是时髦。很多商人倒布赚钱,她是其中之一。“批发布料,论斤卖,别人都抢着挑重的,我不抢,等着要他们挑剩下的。”“大方”背后,是吴胜明心里有数的精明—她发现重袋子里多是碎布,轻的是大块布。老板看她不抢不挑,货底儿全要,夸她人好,主动再给她优惠。低价买来布后,吴胜明再找人深加工,做罢上衣、裤子,再用布头做小孩衣服、拼单子,卖好价钱。

1985年夏天,无权经营汽车的吴胜明,通过疏通关系,拿到了进口48辆高级轿车的计划,获利几百万元。

“有钱能使鬼推磨,疏通关系要花钱,再赚更多的钱,能赚的钱一定要赚。”那时,吴胜明相信金钱是万能的。

金钱变成手铐,她失去了自由、家庭和女儿

相信金钱万能的人,为了金钱而在一条路上越走越远,最终,很可能走向万丈深渊。不顾一切忙赚钱的吴胜明,很快尝到了苦果—赚到的钱,变成了冰冷的手铐,她失去了自由,还有家和孩子。

警方发现了她投机倒把、合同诈骗等违法证据,52岁的吴胜明被抓。1986年年底,被判死刑,后改判为无期徒刑。在狱中,她一次次努力争取减刑,最终服刑18年。

在她入狱后,家里也发生大变故。小她7岁的丈夫,和保姆私奔去了安徽。

对她打击最大的,是女儿的绝望自杀。

吴胜明42岁时,经历几次流产后,好不容易有了这位宝贝女儿。她入狱后,女儿寄人篱下,跟着亲戚生活。女儿怀着一线希望,等妈妈出狱。孩子16岁生日那天,第一次听说妈妈被判无期徒刑,以为再也等不到她,绝望自杀……

她得知女儿死讯,已是两年后。那是吴胜明记忆中,最后一次痛哭。她藏好刀片,要随女儿而去。是女儿一个特殊的遗愿,让她坚强活了下来—办养老院或孤儿院,让孤单的妈妈和像她这样的孩子,有一个安身之地。

所属栏目: 国内创业资讯

请评论


赞助商链接

创业故事·由创业路上的你我来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