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蕃前言

那是在2012年的夏天,乐蕃我和几个合伙人踌躇满志的拿着自己的项目敲响了北京那些知名天使投资人的大门。

在长达半年的时间里,我们先后参加了北京各类的创业投资大会,也和十几个投资机构进行了接洽。

然而在一些列的接洽、谈判过后,我们越发感觉到那些所谓天使机构的“不靠谱”。

特别是在我和一个在创新工场拼搏的大学师兄长聊之后,我放弃自己虚荣的念头,“工场”不适合我们,于是我们转而继续修炼内功,蓄势待发。

创新工场的豌豆荚

曾几何时,豌豆荚是每个安卓智能手机用户的必备装备。

直到现在,在创新工场的官网上,豌豆荚仍然在其投资的公司中排名第二的,足可以看出李开复对豌豆荚的重视和自豪。

豌豆荚-创新工场

豌豆荚近日发布最新运营数据显示,豌豆荚安装量已经超过了1.5亿,收录不重复应用超过53万款,收录安装包超过285万个。

手机安全助手应用“豌豆洗白白”发布三个月来,每天主动“洗白白”的用户超过50 万,每天为用户“洗白”的应用超过18万。

在创立之初,豌豆荚的定位是高端用户,而现在的豌豆荚,三四线城市的用户成为主流。目标用户的变化,也使得豌豆荚产品方向发生了些许变化。

此外,豌豆荚还透露了一些有趣的周边数据:豌豆荚中提供用户下载的不重复应用只有不到54 万,目前市场上存在的山寨应用个数约占所有应用的26%。包含通知栏广告的应用个数约占总应用数的26.4%。会读取通讯录的应用超过了13万个,其中开发者给出的合理依据的仅为3万余个。搜狗手机输入法是被山寨最多的产品,有99 个山寨版本,而水果忍者的山寨版安装用户最多,累计超过300 万。

针对安卓应用市场的复杂性,豌豆荚CEO王俊煜表示,豌豆荚所构建的“应用基因库”,将发挥数据挖掘优势,甄别正版高质应用。

从没想过被收购

此前多次传出豌豆荚即将被收购的消息,王俊煜表示,从来没想过要将豌豆荚卖掉。即使豌豆荚上线三年来还没有赚到大钱,但也不会选择卖掉。

豌豆荚是国内继360、91之后最大的安卓分发渠道,为什么不尝试游戏联运变现?王俊煜对此的解释是:这不是豌豆荚擅长做的事。

不过,王俊煜透露,豌豆荚内部正在测试游戏支付功能,将在支付中选择与开发者分成,补充一部分收益。

“Focus on the users and all else will follow(专注服务用户,其他会随之而来)。”这句话是王俊煜在谷歌时就一直信奉的。对于豌豆荚盈利缓慢的质疑,王俊煜也是用这句话回应的。

豌豆荚目前员工140人左右,技术人员超过一半,王俊煜主抓产品部门。整个公司仍旧充满了极客精神,据豌豆荚员工透露,去年年会的大奖是谷歌眼镜。员工们也会为抽签抽到了Google I/O大会的入场券而兴奋不已。

“工场光环”逐渐褪去

豌豆荚是创新工场早期投资的几个项目之一,三年前,豌豆荚在创新工场的市场推广中备受关注,而在2011年底,豌豆荚从创新工场毕业后,逐渐退出媒体视野,变得颇为低调。

“工场光环”褪去后,面对豌豆荚逐渐失声的质疑,王俊煜这样回应:“豌豆荚用户的增长曲线一直符合友盟发布的安卓用户增长比例。”

王俊煜说,豌豆荚一直在埋头做事,很少做市场营销,用户的增长多来自口碑传播,之前所尝试的预装渠道推广目前只占到1%,已经放弃了预装合作。

“现在很多用户过来了解我们,都不知道我们跟工场有什么联系,有些看到了以前的报道,还会惊讶的说,原来你们是创新工场投的呀。”

你是否需要“工场”?

有些创业者是虚荣的,这体现在他们希望被类似于创新工场这类的天使投资机构相中。

有些创业者是天真的,他们认为自己创业的目的就是被天使投资机构相中。

有些创业者是幼稚的,他们认为如果被天使机构相中几乎就意味着他们已经成功。

其实创业者们也许不知道,天使投资机构并不是温床,天使投资人更不是傻瓜。他们不会用自己的资源和资金让你来糟蹋。

知道为什么创新工场里面的人都“亲切”的称呼其为“工厂”吗?因为他们在创新工场里面真的就像工人在工厂里面工作一样。甚至有的人在抱怨,进入了工厂,似乎失去了原本创业的自由,反而有一种在给李开复打工的感觉。

所以身为创业者的你应该仔细的考虑,你是否真的需要“工场”?

所属栏目: 国内创业资讯

请评论


赞助商链接

创业故事·由创业路上的你我来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