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刘亮

刘亮其人

他,30出头,乍看起来有点像德云社的岳云鹏;

他,360游久的CEO,被《非你莫属》里的观众认为说话很本色,为游戏行业代言,被某著名媒体人称为“屌爆了”的大屌丝;

他,骨灰级游戏玩家、跑步进深圳的退伍兵、站长、做魔兽游戏社区、第一个做私服。

我们就来看看这样一位野蛮的屌丝创业者与盛大、腾讯,与周鸿祎的交往和创业之路的自述。

跑步去深圳

我是陕西西安人,80年生。我最大的两个爱好,一个是车,一个是游戏。车是在部队学的,游戏从小一直玩儿到现在。

我高中毕业在西安念警校,学校对面就是西安交大。上警校那会儿包括毕业之后,我没日没夜泡在交大的机房里玩游戏,玩儿《沙丘》、《红警》、《精英群侠传》、《剑侠情缘》这些。我家里觉得我这样下去肯定会废掉,在我当了半年警察之后果断把我送到部队。那时候相当是把部队当戒网瘾班使了。

我到部队学了6个月车。那是超大的柴油机车,有点像电影《变形金刚》里擎天柱的战车。刚学完车就赶上98年抗洪,我就随部队到长沙抗洪去了,还拿了一个二等功。

觉得自己会开车有一技之长,2000年退伍之后,听人说深圳满地是黄金,我就直奔深圳去了。那时没有到深圳的火车票,我到了广州之后才知道,要进特区还得有证。我坐车到广州与深圳的边界。那里拉着警戒线,其实就是一米多高的实墙,上面还扎着铁丝网。我在离哨口远一点的地方一下翻了过去。跳下去才发 现,好家伙,是一眼望不到头的荒地。得亏着身体好,我就一口气跑了过去。跑了至少六七公里,才见到农田。又跑三四公里才见着车。我就那么一个人跑着到了深圳。

去了有一个星期才想起来忘了给家里打电话。说起来还挺伤心,打通之后,我爸妈说,看电视剧正忙着呢,你晚点再打过来,就直接把电话挂了。

我是独生子,但我爸妈属于那种心挺大的父母,不会特别把孩子当宝贝,反正随你发展去,只要不惹事就行。

其实我一直并不瞎混,就是好打电脑游戏。在游戏厅一个钢买四个币,一个币就能打一个多钟头。我一上,后边的人就都不等了,知道我肯定一个币通关。碰到年龄大点的那种混混,不准我打,我就下了。

我到深圳面试的第一个公司是做银行押钞的。我爸一个朋友介绍我去的,我特别高兴,结果人家一看我简历就说不能要。我问为什么?我会开车啊。人家说不过你还会擒拿格斗,你要是把押钞的人打了,把车开跑了怎么办?再说你手里还有枪呢。

合着我会开车,学过擒拿格斗,这两条一旦同时具备,就不能干押运了。其实当兵时在大的集团军里能学上车的只有很少一部分人,没想到我好不容易学会开车了,结果还艺多压身了。

会开车不行,我就想着还是找一个电脑公司吧,说不定还能玩玩电脑呢。于是,我找到一个为电脑学校发传单的工作。那时要求一天发八百份,我一天就能发两千多份。我们当时在沃尔玛门口,人家发传单是一张张给人递,我是捏个筒,跟小飞机一样,往过来的自行车的闸和把手间的缝里一扔,特准。这个工作只有固定工资,我那时一个月九百块钱,觉得特别多,当兵时一个月才70块钱津贴。那时候深圳的消费也低,一碗盒饭才五块钱。

后来我因为连续两个月都是班里发传单最多的,就跟校长说,能不能给我调调岗?人家说那你干保洁吧。我可高兴了,那是2000年,也不知道保洁是什么,还给家里打电话说我干保洁啦。

我的工作就是扫教室。每上完一班课,下一波人进来之前,我就把教室打扫一遍,人家上课我就趴在教室最后一排睡觉,这样周而复始地干了两个月。有一 天,教课的老师突然不干走了,一时找不来新老师,我就冲过去说我能干。那个课就讲基础指令什么的,我那时其实也不太懂,但我能背出先前老师讲的内容。我给校长背了一段,他听出来这是之前别的老师的讲课风格,但还是同意我试试。试讲了两节,被认为还不错,我就一直讲了两个月。那时候我的工资就涨到三千多一个月了。

创业

在深圳呆了半年,该回家过年了。我记得那是我第一次坐飞机,还给家里买了好多礼物,把人头马、XO各种没见过的洋酒买了好几瓶。

回到西安以后,觉得自己已经身怀绝技会教电脑了,我就开电脑学校去了。网吧晚上6点以后营业,我用白天的时间边招学生边租电脑。教的是电脑基础,上完七天课就毕业,一个班发俩证。一个是在当地劳动厅申请的电脑二级证,一个是微软的认证。这个认证在当地的微软办事处就可以办,一个证三十块钱。第一个班招了大概十多个人,我们当时一个人收两三百块钱。

之后一算,挣的钱基本都交给网吧了。一看不行,开始跑到学校去联系。我说给学校老师免费培训电脑技能。同时提出在老师不用机房的时候,可以很低的费用做学生培训,一个学生50块钱。我跟各个班主任说,每带一个学生来,给老师5块钱。那次是我真正第一次赚到钱,一个暑假在两个学校一共挣了三十多万。

那是2001年了,三十多万算是我的第一桶金。我那时候注意到很多家庭想买电脑又犹豫,就去批量买方正电脑回来出租。

我跟方正谈了一个全年订单,一年买一千台电脑,一台电脑3500,先交十万块钱定金,再随时交钱随时提货,每个月结付。我在报纸的分类信息里打广告—六百元电脑搬回家!好多人打电话来租,押金5000,一月租金600。

一开始我觉得这买卖不错,可出租到五六百台的时候发现不对。那5000块钱押金是要退给人家的,我实际上是每台电脑每个月只赚600块钱,而且要先 投入3500块钱,压一台机器在手里。但开始时我一直认为那2000块差价是我赚的。一个月之后,人家来退押金时我不乐意了,电脑我不想要了。怎么办?当时就想不干了,又一想,这一走,这不是坑人吗?好在半年后,做传奇挣到钱了,我就拿着记录本儿,把租过我电脑的人都找出来,每一家退了五千块钱,电脑还留给了他们。

这事儿还被一家当地报纸发现了,到处找我要做报道。我吓一跳,以为是那家觉得我押金退晚了,投诉报纸了。联系上后说是要表扬,我说表扬就算了。

在做盛大传奇前,大概从2002年开始,我还做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站长。要不是很早就在中国互联网行业的人,可能现在连“站长”这个词是什么意思都不知道了。因为如今几乎已经没有个人网站的创业空间了,就连之前给个人网站带来成长机会的巨头战争也少有了,当然手机上也有新的创业机会了,这是后话。

当年我们做个人网站主要是得益于巨头之间的战争。尤其是2003年淘宝和易趣那一战,让全国站长发了一大笔。那时,每个用户在淘宝上注册一个个人网站,淘宝就返10块钱。那时还没啥反作弊机制,于是站长们互相介绍经验,拉好多ADSL,换IP注册网站,一个月最多靠这个赚过三四万块钱。

在这以后,除了SP风风火火那几年,挺长时间巨头们没打仗,站长都过得挺艰难。突然,奥运那一年,百度和谷歌开战了。谷歌做了一个火炬传递的广告,一个点击大概0.7美金。但是那个点击没法做假。那时谷歌的反作弊能力已经非常强了,大家只能用真的流量去拼。

我那时游久网已经做了有4年了,当时60万的IP,大概能有一千万的PV,也就是一个用户基本能浏览15页以上,一页页翻过去,浏览很深。于是,我们故意让广告紧挨着“下一页”按钮,用户点“下一页”时,一不小心就点到广告上。这能产生不少收入,我记得一个月是55万人民币。

与盛大

2004年,我和几个合伙人开始做非官方版《传奇》。也就是后来大家通用的名词《传奇》私服。那时候还没有法律规定说非官方版是违法的。算起来,我们应该是全国第一批做非官方版《传奇》的。那时官方运营都没我们挣的多。

我2003年接触到传奇,看着它这么火,我就一边玩儿一边想着怎么把它的服务端弄过来自己开一个。千方百计拼凑了一套繁体版,繁体改简体,再拿盛大的客户端改了改,就开始运营了。

第一年,我们就赚了两三千万。后来各种传奇版本也在流行,人人都开传奇,当时还没这个专业名词私服,经典传奇、红色传奇等遍地开花。其实都是一套东西,只是各自的用户在各自的服务器里,大家分别在自己的服务器里卖装备罢了。

不夸张地讲,国内第一个做游戏道具收费的就是我们。2004年,所有能在网上见到的官方游戏都是按点卡收费的,只有我们是卖道具收费。那时候贵点的装备9998一套,一天再不济也有三四十万的收入。

在《传奇》各版本遍地开花之时,我们就华丽丽的转型,改做《传奇》发布站了。大家开传奇,在我们这儿投广告。做所有家的上游,这比传奇还挣钱。

那时真是睡着觉钱就呼呼进来了,而且都是现金,不是帐上的数字,感觉特真实。但同时又告诫自己年轻不能太招摇。买车时犹豫来犹豫去,买了一辆三菱吉普。车不敢花钱,就在里面玩命砸钱,悄悄把里面的发动机、音响全都换了。

做了快一年的发布站,政府出台政策不许做私服了,盛大也开始嚷嚷着全国打私服,我那时候第一次见到了唐骏。

我记得是在武汉,唐骏跟我们讲可以自己运营,但是每个月每个服务器要给盛大交十万块钱。那时我就觉得挺冒险的,今儿是招安,明天说不定反过手打你,你也没办法。2005年,我就跟合伙人提出了退出。那时我算是真正退出了游戏运营,在游戏运营真正火起来的前夜,我先退了。

与腾讯

我去做网站了。因为做网站有梦想嘛,想着有一天会上市、并购什么的。但做网站不仅一点钱都挣不到,还要往里砸钱。砸了一段时间之后,我逮着一个机会。

我发现自己上QQ时有挂等级的需求,就想着把这个需求集中解决给大家。于是,2005年我做了一个叫“QQ也疯狂”的产品,QQ用户可以到我们的服务器上挂太阳,10块钱一个月。这个产品一出来,把腾讯QQ在线人数显示从300万推到了600万。悲剧的是,我们还没有正式收费,就被腾讯发现了,它立即修改了QQ升级的计算方式。其实最初我们去跟腾讯谈的时候,对方还说,这个做得好为国家省电力,结果回头就把我们给灭了。

当时我是跟几个朋友合伙,我负责在全国招各种代理收代理金。出事之后那几个朋友拿着钱就不见了,那些代理把我堵住让我退钱。没办法,我拿出自己的钱退了一千万左右。于是,之前挣的那点钱十之七八就都赔进去了。

我不死心,基于QQ平台,又马上做了QQ宠物的挂机,叫“Q宠保姆”。但腾讯很快又发现了,调整了养宠物的机制,我这个项目就又废了。手里大量的二百多台服务器闲置,不得已,只能以很低的价格,全部卖掉。

那是大概2007年,就在我心灰意冷不想再做互联网的时候,我惊喜地发现游久网发展不错。2004年建起来之后,我雇了几个人打理,就再没管过。真是无心插柳,我决定把游久网好好拾起来做。当时还定了五步战略,要把它从魔兽地图站做成最大的网游社区。其实现在看来,这是走了一个彻底的大弯路,我们实际上掌握了全中国玩家金字塔最顶端的用户。但我那个时候就特别笨地玩了命想把这些用户导向网游,还一直恼于导不进去。

这个弯直到2013年才拐回来。2012年初,游久与360旗下的360保险箱软件合并成立新公司“360游久”。2013年春节前, 我和360的副总代琳聊到游久的定位,她说为什么非要转型呢?既然竞技用户如此钟爱游久网,与其去争个前三大网游门户,不如做中国最大的竞技游戏平台。事实上,玩竞技的并不会不玩MMORPG。我们要做的就是服务好用户,用户在我们这里,厂商就会来我们这里。我突然恍然大悟。 事实证明2013年初游久网做好战略调整后,整个网站的UV、PV都有了长足的进步。

做网站真的是一个很苦的过程,起初几年都是只有投入没有产出的,中间一度没有钱了,我把那辆改装吉普卖了,还卖了房子。从2009年底开始用户慢慢积累起来后,包括后来跟迅雷,酷6和人人合作后,收入从两三百万变成每年两三千万,开始大幅增长。到了2012年,与360成立了合资公司后,收入更是大幅攀升,当然公司也不仅仅只是做网站了。

与周鸿祎

我最早接触到周鸿祎大概是在2009年厦门站长大会上。周鸿祎和陈一舟当时都是嘉宾,一起坐在VIP区域。我本来是去找陈一舟谈跟人人合作的。参会嘉宾身上都戴着一朵花儿,我为了混进去,在门口折了一支康乃馨,往衣服上一插就冲到前排去了,保安也没拦我。结果陈一舟上去演讲了,我就跟周鸿祎聊了几句。就是那天,得到了陈一舟的认可和之后的资助。

2011年中,360与我接触谈与游久的合作,老周说了对游戏的期望,说360不太有游戏基因,希望能由一个外面的团队在游戏上走出一条创新之路。 他愿意把一个月开启量过亿的产品拿出来给我。同时提到了在游戏上的一些布局和看法,当时我听完特别兴奋,觉得老周很有诚意,坐拥这么大的用户群,一定有非常大的空间可以施展。价格都没谈,我当即表示愿意加入,只要给我留点股份就行。

其实,那时盛大对游久的并购已经谈到实质的阶段,1.8亿现金加期权。但一听360的战略,我就直接跟盛大拜拜了。那时,腾讯也给出了书面投资意向书,我也拒绝了。当时铁了心要跟360合作,因为我觉得这可能是我做互联网这么多年最大的一次机会了。

但是,事情并没按我的期望发展。在游久和360合作之后, 很多事情与我想象的并不一样,我一直是一个人干惯了,属于没有规矩,随心所欲的类型,突然各种束缚让我觉得自己像被绑住了手脚无法施展。同时原来想象的非常好的产品也需要自己一点点重新捡起来,接手过来的时候这个产品只剩下5个人。我突然非常后悔,觉得跟谁合作,都比跟360合作强啊。

心里不痛快,就一天到晚各种找老周的茬跟他吵。记得有一回,他火了之后冲外面公司高管大喊一声,“你们都给我过来!”他气得不得了,大叫“你们给我评评理!”他们就劝我说,“老周一天到晚也忙也累,你别老折腾他”。记得那会听得最多的就是老周说,如果不是他当年在雅虎深受其苦,所以一直反思他必须给创业品质的人空间,他才不愿意受我这气呢。其实那时我也不是有意,就是心里不平衡。

于是,我和老周坐下来重新谈,他说把客户端这块业务交给我,我可以接联运产品,尝试新的发展方向。其实,当时在整个业内没有任何一家大型端游做联运的先例,尤其大公司的成熟作品都是自己做,因为利润太高了。

我找到巨人网络副总裁、《征途2》制作人纪学锋。我和老纪认识四五年了,私交非常好。而且,我也给《征途2》出过很多策划上的建议。这次我想尽一切办法跟他谈,请他答应把《征途2》交给我做联运,我决定要背水一战。

360游久与《征途2》的合作算是开出了国内大型端游联运的先河。所有人都不看好这个事。结果,《千军》月流水很快就超过1500万,出乎所有人预料。

其实,《千军》在开服当天,人数到达5万时,出现了一次大的服务器崩溃,这是开服最忌讳的。但就这样子,还做到了这个收入。《千军》的推广渠道主要就是360内部渠道,我们马上发现,360的资源,其实在游戏上还是有很大潜力可以挖掘的。

随着《千军》的成功,也逐渐认识到360的价值,我的心态逐渐调整过来,不跟老周吵了。现在看来觉得也挺理解他的,自始至终,他是有诚意跟我合作的,只是游戏本来就是需要开疆扩土的一块领域。

进到360之后,也看到老周对公司的管控之严格。有一个软件工具的几个性能设计,没有先跟公司申报,老周就把这个产品直接砍掉了。《千军》因为申报没按流程走,竟也被360报错了许多次,因此还流失了不少用户。老周不仅对别人的产品,对自己公司产品更为苛刻。

他还有一点非常强,能从一堆杂乱的信息里迅速挑出有用的。有一次二十多个产品经理一起讨论,我很小声跟旁边的人说了一个想法,老周听见了,“你把那个再说一下”,我大声讲了一遍,老周想了想,把会停了,“就按这个方案执行吧”。他会把问题抛给大家,在里面听,很快做出判断和选择。而且,事实证明,选出的这条方案一定是最后执行出来最好的。

老周生活也特别俭朴,一辆2000年的宝马730,坐了将近十年了,从来就没换过。

为游戏行业“带盐”

在游戏这个行当摸爬滚打了这么些年,有一点我感触很深,就是整个社会对游戏行业的成见,只要一说到游戏,就像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我最近参加一档招聘节目(注:天津电视台的非你莫属),帮我的公司招人,发现这种误解和成见还是很严重。虽然说得没那么直接,但是很多人的观念还是老一套,觉得游戏害人,玩游戏会玩物丧志。

我一开始特委屈特生气,因为我觉得玩游戏是一件快乐的事情。我自己玩游戏玩了20多年,做游戏做了小十年,到现在也没被游戏“毁掉”。说到底,游戏只是一种娱乐休闲方式,为什么对游戏的质疑这么多?所以刚上节目时只要有嘉宾质疑游戏,我就会非常生气和冲动。

冷静下来后,我也在思索为什么会这样。我觉得还是游戏行业的人为产品说的多,为游戏说的少。既然做游戏这么长时间,也从游戏里获得了很多,我有责任 为自己所热爱的行业做些事情。所以我开始在各种场合去一遍遍的讲游戏是什么,游戏行业是干什么的。希望从我能接触到的人开始,逐渐地去改变大家对游戏、对游戏行业的认识,扭转那些误解和偏见。

《千军》成功之后,我坚定了走联运这条路的信心,开始考虑怎么样才能做大规模,做成平台。我的手上有两张王牌,一个是360游戏保险箱,另一个是游久网。360游戏保险箱拥有海量用户群体,能够帮助我快速到达用户。游久网在游戏领域有接近9年的积淀,编辑、内容、人脉都不缺,还掌握了一大批高端玩家,这都是我的宝贵资源。留给我的问题是,我怎样发挥和利用这些资源,打造一个共赢的平台。

这件事情没有想象中容易。我们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和尝试。国外的Steam、Origin,国内的QQ、YY,乃至于众多的游戏盒子,都是研究的对象。然后我们需要结合360游久的既有特点和优势,去找到适合我们的路。

我一直想做的事情,一个是开放,在用户方面开放,接入合作方的资源,和整个行业共享用户。比如游戏特权卡,我们跟行业分享用户,与所有的游戏资讯站合作,在平台上可以领他们的卡。一个是创新,大家一直质疑游戏沉迷,我很不服气,一直希望能创造出类似2小时(电脑)加N个2分钟(手机)的游戏模式,让大家既能感觉到游戏的快乐又不会有那么强的压迫感。

从2001年到现在,创业12年,其中游戏行业9年,有苦有乐,冷暖自知。创业是一件需要坚持的事情,我想我会继续坚持走下去。

乐蕃观点

他玩物并没丧志,一个游戏币能够打一个小时证明了他玩游戏不是傻玩,而是把游戏玩的淋漓尽致。—谁还敢说玩游戏没前途?

他进过部队吃过苦,而且在部队里面学得了一技之长。—他具备创业所必须的钢铁性格。

他胆子大,敢翻越警戒线、敢自告奋勇的当老师、敢插着康乃馨浑水摸鱼。—他拥有着创业者必备的高胆商。

他能折腾,什么赚钱来什么,发现不赚钱马上转型。—他勇于自我否定。

乐蕃今天又多了个偶像,他就是刘亮。

所属栏目: 创业故事

请评论


赞助商链接

创业故事·由创业路上的你我来分享!